一口气看完了legal high
一二两部,手痒也来写写评论。个人感觉第一部好于第二部,当然两部都不错。
古美门律师的辩护可谓精彩纷呈,辩护手法值得借鉴(有的方法貌似有点儿踩界,犯没犯法不清楚)。legal
high
的中文译名“胜利即是正义”,与其说胜利就是一切,不如说这部电视剧一直在宣扬“法律至上”这一概念。从一开始堺雅人和新垣结衣所饰演的两个律师就代表了对司法不同的理解(恕我不是法律界人士,所言可能有所偏颇),不管他的金钱观怎样,古美门确实是以法典、法条为依据,费尽心机为辩护人辩护,他本身不辨是非,不掺杂太多个人感情。相反,黛可以说是以“正义”为依托,主张寻求真相和伸张正义。每个人都应该心存正义,正义本身没错,但每个人对正义都有不同的理解,彼之正义未必是我之正义,而我的正义不能代表别人的想法。事物一体两面甚至多面,人不是神,怎么就能证明你所看到的就是真的,你认为的真相就是真相呢。如果一个人是否有罪要以正义来评判,这是不是法治而是人治。法律寻求的是公正二字。legal
high
就是这样一部对现代法治进行思索的电视剧,有很多启发人心的地方,尤其是现在中国,法治基础薄弱,很多宪法法律尚未健全,而日本建立现代司法制度已超过百年,文化又与中国相近,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话题回到电视剧中,第一部黛未能打败古美门,当然也绝对不可能打败古美门。
第二部设立了一个有力的对手:羽田幸福论。幸福是人类毕生所追求的,于是这样一个非常有煽动性的概念和古美门展开了对抗。司法为了人类的幸福,可以这样说,但幸福能代表司法公正吗?显然不能。第一季可以说观点鲜明,第二季就显得有些杂糅,尤其是发现妻子是整容美女,丈夫要求离婚一集。略略探讨了幸福,羽田的幸福只是一种可能,离婚也未必就是不幸。这集感觉和司法公正就没什么关系了。最后也是贯穿整个第二季的故事,有毁人三观的嫌疑,但嫌疑人无论以前是否杀人,在此案中确实没有杀人,古美门作为辩护律师尽了自己的义务,第一,是否为嫌犯女儿所杀,探究真相不是律师的工作,而是警察和检察院。第二,一开始嫌犯要求古美门为其脱罪,由于刑事案件是由检察院提起诉讼,被告人律师必须站在检察院的对立面为被告“脱罪”,尽可能搜集对被告有利的证据,所以无论嫌犯是否有罪,古美门为其“脱罪”都是无可厚非的。古美门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检察官就犯了自己绝对不能犯的错误:捏造证据。这也是第二部里我觉得比较荒唐的地方,不过结局的确不是嫌犯杀的人。退一步说,就算嫌犯的确是杀人凶手,检控方捏造了人证和物证,这样一来证据不成立,被告人仍然无罪。

学过中学政治课的人都知道法律不是道德,如果所有的裁决都可以用法律,还要不断修正什么?开什么人代会?不管秦的死是不是意外,通过政审的片子最后是告诉你的,这个国家是在朝好的方向走的,包括法律。
  再来说影片中的官场,这些事情谁都没有错,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错。从上级到下层,也许市长并不是要拘留他,只是一层一层传到下面,就变了味道,谁都没有做错什么,都是在按照现行的“规矩”办事,正如史县长最后所说,
天有不测风云,世事难料,我们有很多的无奈,我们并无心存恶念,为何最终酿成十年荒诞,毁了无数归咎于世事难料的人的前程。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我们没有心存善念,没有主动想着去帮助别人,有些胆子大的文人,敢于说我们如今道德沦丧,传统不继,老祖宗的教育理念我们早就忘记光了。与其说是官场片子,不如说是冯导呼吁公平正义,呼吁道德呼吁精神文明建设,更甚者,仁者见仁。
  虽说没有我贡献票房,但观看过程中从未觉得乏味,却是引人深思。
  不止官场,还有阶级,诺大的中国,不是一个阶级的人不会懂对方在想什么,说什么,雪莲说牛,多么诗意单纯的画面,官场中人觉得是侮辱。我们需要的是将心比心,说到底,还是心存善念,懂得宽容别人,更重要的是,宽容自己。敬天地,敬鬼神,敬万物,能悔过自己,宽容自己,也许才能心存善念吧。
   再说女人,单纯如雪莲,怕是多少人会唾弃,究竟是不是潘金莲,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标准,真真假假,礼崩乐坏的时代,谁也说不清。
  不懂电影技巧,因缘际会,写点东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