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鸟之毒
      「人间中毒」通篇有两条暗线贯穿始终。一条显而易见,另一条权作我的个人揣测。影片开头酒宴室外两个军官对大领未尽的闲言,大领就医时的对白和那页密密麻麻的病情记录,寂寥背影下的就酒吞药,官太小队长试衣时提起的关于大领疾患的议论。所有片段连起第一条暗线,拼接出一个最重要的背景,让大领的迅速沉溺和痴狂失控顺理成章。包括医生的禁酒令,也为大领酒后发癫般自我毁灭的疯狂作了最不突兀的注脚。情感铺陈的渐进,精准而得当。
    做露背性感礼服的女裁缝一边为钟佳欣量体一边啧啧称奇:真是奇怪的丈夫,一般都不高兴,可他要求祢穿上,还有这种人。。。在有高官在场的酒会,景大尉挽起了穿上性感礼服的妻子,旋即双手一推,将并不情愿的她递给高官陪舞。在这些对景大尉品性的细腻刻画下,再回头会看到第二条暗线在此之前早已隐约可见在景大尉与大领初见之始他那句暧昧的话中:我的妻子和您的生日是同一天,不觉得很奇妙吗?随后的野餐、探讨泡菜技法的家宴。。。无一不是景大尉亲手给到的让金钟二人一再接触的机会。。理清这些,我们不再难以理解,在六十年代的韩国,一个军中下属的妻子,在自己丈夫的长官到病房探视自己时,为何会有未露一丝不安的坦然,相对而坐像个恋爱中的小女人般安稳享受着任由对方帮自己一直端着的罐头,而没有丝毫该有的客气和拘谨。还有那不露声色的轻佻却显然明显的挑逗:能不能帮我戴上?。。。那天大领你拿着枪叫他放人的时候,非常迷人。。。再有野餐时露骨的引诱和酒会间追至男洗手间的赤裸裸的勾引。整个过程,钟佳欣游刃有余的展露着绝佳的攻击性,以催枯拉朽般的魔力从始至终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她带着一份亦真亦幻的懵懂
、欲语还休的娇怯,将大领一击即中。”他(景大尉)需要,当然得做了”钟佳欣在裁缝店里这么说。这样的隐喻交代,还在最后大领升迁尚未公布而被众人误认为降职时,在景大尉在自家屋内对大领的妄言和不敬被钟佳欣指责时,他脸上露出的那丝一闪即逝的狡黠里。夫妻俩被导演暗藏起的所有居心,最终被大领用并不自知的一句”我会好好对待景大尉的”道破。后期的钟佳欣,眼看着大领的沉沦,或是也暗自生出了些象爱又不成其为爱的东西吧,所以,她或是不忍、或是害怕。于是她抗挣般地决定退出,就像从未进入一样。
    大领他一直游离在了无生趣的人间,纵情声色众人间的郁郁寡欢,夫妻相处时的木讷寡言,一根接一根在指尖燃烧着的困顿、无助、徘徊,和战后综合症捆绑的焦灼。。。。是钟佳欣,让他象一个失明之人突然看见了阳光的明媚、花朵的旖旎,恍惚间他竟忘却了黑暗,贪婪地触摸每寸光影、忘我地吮吸每片花瓣。。。。这一切在瞬间却戛然而止,他又被再次打回黑暗。复返后的黑暗再不是那个可以用麻木来无奈应对的黑暗,它愈加狰狞、更加恐怖,而且挟裹着不能呼吸的绝望。他必须挣扎。他的子弹,是带着对黑暗歇斯底里的抗拒,亦抱着三更即死也足够相抵十世福分的献祭般的壮烈,呼啸着穿胸而过。在那粒子弹下死去的,有官衔、拥趸,和将军岳父,还有一颗,只跳动了片刻的心。
    爱养鸟的钟佳欣便是那囚在笼中的鸟,飞出笼门只为充当诱饵,扇动的羽下那清晰可辨的连在笼上的线,其实只需奋力振翅即可挣脱。金大领前生囚在越战的血河,手上的人头,双目圆睁,一脸平静,注视他挣扎在水中,永无尽头。钟佳欣的出现,似撑来的一叶扁舟,三划两划便引他渡出。大领,还未来及欣喜,只换了口气,就被扔入更深的水底。转囚于爱,自溺而亡。两个被囚之人,甘心情愿或是无力自救,任怎样却同是一个囚字。错落有致的鸟笼,有最浅的着墨,是最重的一笔。
    大领自尽未死后又在越南身亡被认为是添足之笔让无数人吐槽。在我看,这才是此片点睛之处。人未亡时心已死,纹在臂上的名不再是字,只是那死亡亦无可挽救之痛。这一桥段的设计,我以为也明示了女主看似一直模糊的所谓情感,与第二条暗线首尾呼应。导演躲开对钟佳欣内心的刻画,终究是对大领以及观众的慈悲。
    韩国的好电影不少,这部是之一。却是我的最爱,没有之一。

原来是一个描写婚外情的偷情片子,因为有男神宋承宪的出演,让人十分期待。至于女主,竟然还是一个中国人的身份,难道导演一早就料到韩国欧巴要和中国神仙姐姐擦火花的结局吗?
整部剧就是宋承宪的爱恨纠结心路历程,婚外爱,婚外性,爱的死去活来,偷的欲生欲死。
相爱的人就是要走不到一起,偷情的人是没有好下场。导演原来是要这样拍,只有这样拍,才叫电影,如果是大团圆,这片子分数又要下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