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出戏,方显得黄渤的素质真的比很多艺人要高。

云顶4008 1

假设世界都没了,大家活在一座孤岛上会如何?

2018年八月底,香港一家没有星级的商务酒店里,金立的债权方们终于见到了刘立荣。消失240天后,这位身负巨额债务的金立董事长并没有大的改变,很沉稳,至少表面看如此。在不大的会议室里,坐着平安银行等数位债权方的代表,以及何大兵等金立高层。刘立荣穿着POLO衫,神态自若,中途还跟大家用了简单的酒店自助午餐。这是一次关键的洽谈——几乎能决定金立后续发展。

会演绎一段从原始人到现在人的进化。

当时距离一笔10亿金额的2016年金立公司债回售期,仅剩一个多月。

生存,繁衍,以及是杀掉浪费我的资源的人还是冒着生死寻找新大陆?所以,没美国就有了中国人口那么多,会浪费地球多少资源。所以就有了反华,貌似就是为了单纯的生存。

如果这些债权方都回售公司债,基本判了金立死刑。按照金立目前的还款能力,只能公开违约,这将对战投重组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接下来的最坏结果就是破产清算,在座的这些债权持有者也将损失惨重。目前,金立的战略投资谈判已进入关键时刻。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重组进展。

人性也就像极了荀子的本恶论。不自私,天诛地灭。从岛中势力的转遍,技术、头脑上的才能一步一步显现出了效果。穷人、富人、社会阶级也就出来了,这是无法避免的。

双方能最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目的只有一个:
把损失降到最低。一切如刘立荣的预想,三个小时内,在场的债权方们同金立达成了共识:
不回售金立公司债。如果接下来进展顺利,债权方能秉持承诺到回售最终期限的10月28日,至少能帮金立再延缓一年的自救时间。希望总是毁于一旦。一个月后,有人反悔了。

你现在在抱怨,世界被打乱的时候,回到最初的时候,你真的可以翻盘吗?

诡秘的1500万

10月19日,有1500万的金立公司债最终决定了“回售”。这笔债权来自工商银行。这导致平安银行在内的其他三家债权方,最终倒戈。平安持有3亿的金立债。到19日下午五点半,10亿公司债中有接近4.8亿决定“回售”。这笔操作使得十个月以来,刘立荣及各斡旋方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身处该事件的一位核心人士告诉《财经》,根据监管机构的规定,10月28日一旦公开违约宣布,“后果非常严重,再融资基本无望。”这意味着,今年5月开始的战略重组计划很可能将画上句号。当时,金立表示已与一家国企达成投资意向。对于金立的债权方而言,回售与不回售,确实是一场利益的考量。到了10月初,与刘立荣会面不到一个月,平安银行、工商银行在内的公司债债权人已开始犹豫。

此前所有债权人答应不回售时,都抱着对金立战投的一线转机:重组成功后损失就能减少到最小,大家也不忍看着一家20年的民企这么死去。但这么做的风险是,陪着金立一直拖延下去,最终能否翻盘,也是未知数。另一位该事件核心人士对《财经》回忆,到了10月,平安的态度已变成了如果有一家反悔,无论金额大小,平安都会跟进。反之,平安则不回售。但最终,斡旋结果被工商银行的1500万的“回售”决定打破。

上述人士回忆,工商银行的金立债交由一支信托基金管理,最后关头,“也许抱着金额不大,金立会还的心态,”工商银行依然坚持“回售”。这导致平安银行等其余两家债权方也决定回售。“这就像一个囚徒困境的博弈,各方都有内心的小九九,”
上述人士称,人们都有侥幸和从众心理,“金立还了这家的钱,那是不是也可以还我的。”

去年12月以欧菲为首的供应商捅破窗户纸后,引发了金立信贷及供应链的双重危机。供应商群体首先发难,一年来曾多次在金立深圳总部拉横幅示威。尽管声势浩大,但风暴的核心不在供应商,在金融机构债主们。《财经》从事件核心人士处获悉,金立的实际债务达到了200亿。银行欠款是大头,占了90亿,其次才是欠供应商的70亿。

金融机构之所以没有像供应商一样一哄而上,是因为深圳金融办、证监局等机构从中调停,曾两次给与金立期限。与大部分银行一样,公司债债权人也并未像供应商一样追讨债务,而选择了观望。但这笔为数不多的10亿公司债,最终改变了危局的进展方向。

2016年末,为了紧急补血,金立发售了一支非公开发行公司债。这也是金立唯一发售的一笔公司债,面额为10亿。金立一直通过银行信贷的形式融资,除了企业长期信誉,业绩也是评估放贷的重要标准。当时,由于金立的现金流已十分紧张,加之2016年底后出货量大幅缩水,信贷变得困难。2016年8月起,金立多家关联公司及子公司开始用动产抵押方式融资。刘立荣还曾希望通过其控股的金众公司进行融资。2016年12月,金众在新三板挂牌,协议转让股权。

这笔2+1年期的公司债在当时为金立赢得了空间。但监管机构对公司债的发放通常非常苛刻。2018年10月28日为两年期的第一个期限,届时债权方有权向金立回售。如果金立无法偿还,就算公开违约。相反,如果债权方选择不回售,金立的账期将再延长一年。

事实上,破产清算是债权方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金立及刘立荣夫妇的个人资产已被多次反复冻结,而债务是刚性的,资产会打折。一旦破产,银行会拿大头,其次是供应商,而公司债持有人的利益可能很难保全。

云顶4008,翻盘希望渺茫

在八月那场长达三小时的洽谈中,刘立荣说服在场人士相信金立终能翻盘的原因有两点。一是金立有二十年的品牌积淀;另一方面,金立确实有价值不菲的资产。

《财经》记者在跟踪调查中曾获悉,有债权方买入金立公司债并非因为手机业务,而是看中了金立名下几处资产。2016年金立持有的微众银行股权及前海金立大厦,都颇有升值空间。尤其是微众银行的股权。金立是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曾出资9000万元持有微众银行3%的股份,是第七大股东。成立4年,微众银行目前的市场估值已经达1200亿元人民币。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财经》分析,一旦微众上市,金立握有的股权甚至有可能覆盖其债务。但最近A股狂泻,短时间内很难看到转机。这条路似乎短期内走不通。无论刘立荣是否在等待微众银行的上市,这种情况下,时间换空间都是一种普遍的博弈方式。为了顶住,刘立荣做足了工作。

过去一段时间里,金立通过变卖其在印度价值两亿的资产,补血现金流,以获取周旋时间。为了保证金立品牌能够持续,金立还找到部分代工厂,生产少量的金立订单。所以,金立工厂虽然已全面停产,但市面上依然能够看到金立手机。
一切都是为了争取更多的谈判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