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科目都考完了,驾校却突然说要再交150元的“宣誓费”,否则不给她驾驶证,这令何女士颇为不解。在她的坚持下,在媒体曝光后,何女士终于在拒交这笔没有依据的费用的情况下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驾驶证。

以前听说过一些流言蜚语,说什么考一个驾照要一万,四千用来报名,六千用来请教练吃饭,当时那个同伴说的很认真,不容我反驳,我极力反驳说不可能,他差点就没跟我打架。

作为成功个案,此结果可喜。不过据媒体报道,采访中有不愿具名的驾校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收取“宣誓费”是行业潜规则,只是每个驾校收取的费用不同罢了。于是,又一个行业潜规则因此而露出水面。

 今年刚开学的时候,我看到同学们纷纷的都报了驾校,我怕自己落单,因此也跟着报名了,报名不是很贵3000元,当时是找一个教练报的名,听说他招一个学员有几百的提成,我班有20多人找他报名,仅仅给我们便宜了一百,但是我们还是傻乎乎的乐了,毕竟比别人便宜一点,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自己做代理能赚很多钱。

在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多数学员均表示驾校确实要求他们在拿驾照前缴交150元的“宣誓费”。“至于‘宣誓费’到底是什么,大家都不清楚。”一名张姓学员说,好多人觉得已经考完了,也不差这150元,便老老实实地交了。而驾校内部人士又透露,一般驾校会以“汽车接送费”、“工作人员服务费”等名义收取一些额外费用,对此,学员很难发现。

 报名前那个教练说会帮我们安排考试什么的,练车的时候直接找他,享受VIP待遇,结果报名之后人就不见了,好吧!我不想说什么了。

也就是说,在何女士向媒体报料之前,很多人都交了150元的所谓“宣誓费”,其心理大概是“反正大钱都交了,这点小钱就认了吧,只要能快点拿到驾照”。更有甚者,有的驾校早就通过其他手段或以其他名义收过这笔额外费用了,而学员尚懵然不知。

 科目二的教练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皮肤在毒辣的阳光下晒得跟黑人差不多了,但是教练人很好,很喜欢和我们开玩笑,但是练车的时候对我们很严,当我一个同学练了三天车后就去约考科目二而且过了的时候,我很急,问教练我什么时候也可以约考,教练说不要急,有空就来练练车,以后拿到了驾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上车,于是在教练的怂恿下我练了一个月的车,平时练车的人太多,排一天的队也许只能摸上两个小时的车,等一个星期后又去练车时会把上次学的忘的差不多,因此学不到什么,后来快到考试的时候,我还是很担心自己的技术,因为平时练车时总是会出现一些致命的差错,后来我跟教练说出了我的担忧,他说你明天晚上过来,我听他的话晚上来了,他打发走了一些想要留下的学员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然后给我借了一辆车,我一个人,一辆车,一个跑道,从晚上六点练到十点,走了将近十个全程,到后面基本上没差了,我自己很有信心,第二天考试我因为寝室开门玩去的比较晚,排在后面,而且连早饭都没吃,后来在群里抱怨了一下说自己没吃饭饿的快死了,不久后教练就带了早餐过来给我吃,当时感动的差点就流泪了,到了十点钟的时候叫我上车了,我有点紧张,并不是不相信自己,来到车上,看了一下车上的标记,都还很清晰,但是为了保险,听取了教练的话,早在口袋里放了一根粉笔,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因此小心翼翼的在车窗上的标记处加深了一下,后来莫名奇妙的被取消了考试资格,我很慌,回到待考区就打了教练的电话。

这正是潜规则的可怕之处。上述一些学员在潜规则面前自己先败了:“驾照都考完了,也不差这150元。”正是这种怕麻烦、图方便的心态,助长了潜规则的恣意横行,甚至已把它培养成了“明规则”。

 教练急忙的赶到了考场,问清楚了缘由,原来是那个标记惹的祸,他说考试时不能做标记,好吧!我被安排到最后一个考试,考完试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四点,考个科目二等了我将近十个小时,考完后打了个电话给教练报喜,然后去练车场找他,在超市买了两瓶可乐,天气很热,教练还在教学员,给他可乐都不愿喝,很庆幸自己遇到一个这么好的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