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不悲伤,可就在看完的那一刻哭了出来,最大的感触就是电影对角色细腻的描写,和当时中国人的愚蠢,小赖子的死几乎奠定了如此现实又悲伤的结局,这部电影中间的部分和《活着》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也许都是一样的年代,一样的背景,人们为了活着出卖了自己,背叛了自己最爱的人,又萎为了最爱的人,倾其所有!

类似罗密欧的爱情故事,但注入的却是东方唯有的内敛,对无怨般宿命的唯美诠释,运用的是韩国的悲情路线和西方的叙事手法。

一切开始一个偶然,人们的知晓只是因为一个偶然。一个不愿意再停留在演艺界漂浮而在咖啡馆沉淀的小人物,把唯一的爱的记录的乐带传给了另一个人,不为人知的遗忘被缓缓道来。从头说来的絮叨简单而单调,不回避套路的老旧和人们的预期,也不刻意渲染,却在某个时刻唤醒人们的感情。

在故事里没有悲伤,就象K说的,不想让自己悲伤,也不想让别人悲伤。爱不是悲伤,是成全。K成全CREAM,CREAM成全K的心意,摄影师成全K,医生成全了CREAM。没有悲苍天地的激情,也没有动彻心扉的哀怨,当悲伤成为荧屏的恶俗,没有悲伤就是留给别人的礼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方式,K要给CREAM的是可见的幸福,CREAM给K的是不可见的跟从,还有珍娜和朱车焕也不自觉地跳出家庭安排的婚姻,陷入并痴迷于这个爱的故事。

时间是表现电影主题的一个重要工具,流逝的生命就象时间一样不能停下来;可是爱的情感却凝固于街头巷尾、人们的脚边耳傍,就也象时间会停留在一些人的记忆之中。在K踯躅于街头时停留,在CREAM吃了K的药后停留,摄影师也为他们停下了所有的钟。时间的停留是因为人们要它停止,因为没有时间来悲伤。在停留的时间里让大家扎进眼泪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