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看过张国荣《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当时的自己稚嫩,阅历浅,未经历过世事,所闻所想少,对这部影片没有特别的感觉。前天晚上第二次看了这部电影,昨天和今早把这部小说也看了一遍,当然,以我浅薄的人生经历,不可能对该影片有透彻的理解,也许几年之后再看此影片,我会有另一番感触,现在的我想记录我今天的感想。
   小石头、小豆子。段小楼、程蝶衣——贯穿他们一生的主题是《霸王别姬》。
   人不能脱离他所生活的环境。两个主角从小石头、小豆子到段小楼、程蝶衣,到老年的段小楼、程蝶衣。他们的命运无时不与时代相关联。出生于没落的年代,小豆子出生在因性别而不被接受的八大胡同,为了不被认出来,母亲不得不把他扮成女孩子的模样。也许正是因为幼年的成长经历,赋予了他不同于他人的气质,把虞姬的角色刻画的淋漓尽致。成为“角”后,他们曾自由自在的风光过一段时间,随着历史的更迭,他们给粉墨登场的各位“老爷”唱,用段小楼在文革时期揭发程蝶衣的话说“……他给日本人唱堂会,当过汉奸,他给国民党伤兵唱戏,给反动派头子唱戏,给资本家唱给地主老财唱给太太小姐唱,还给大戏霸袁世卿唱!”他们没有想到对他们身心摧残最深的是“文革”的到来、“革命小将”的逼迫。把人性中最真实、最卑鄙、最丑陋的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最后霸王和虞姬,一个在香港、一个在大陆,天各一方(小说原版)。特殊的历史时代环境让霸王别姬,使蝶衣和小楼的结局让读者扼腕。
蝶衣的“不疯魔不成狂”。从小豆子的完整说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那个节点起,他已入戏,小石头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的人,将成为他生死相依的“霸王”。程蝶衣对段小楼说:“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是程蝶衣对师兄的告白,对小楼依恋的表达。小楼对蝶衣的告白的回复是“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电影中小楼两次气愤、无奈说”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可那是戏”。蝶衣听到这些话是何等的寒心,还不止这些,小楼和菊花之间的恩爱、菊花对蝶衣的挑衅,都是一根根扎入蝶衣心脏的针,深不见血。小楼对蝶衣有情感,那种情感仅限于师兄弟之间的关心和爱护,与活在戏剧、舞台上的蝶衣相比,他更享受俗世的生活。蝶衣最大的心愿是和小楼唱一辈子的戏,想要依恋他的霸王。然而俗世的生活是蝶衣不得不面对的孤苦伶仃的自己,他不愿融入小楼和菊花的二人世界,不愿看到自己心爱的师兄和别人卿卿我我。他宁愿一个人舔舐伤口,也不愿寻找乞求来的温存。小楼和蝶衣对生活的不同态度,注定了他们虞姬别霸王的结局。

第一次知道这本书是通过罗辑思维这个节目,当时还没有开始印刷他们就已经开始卖了。说是越早知道这本书就越能站在风口浪尖。左右有几百万观众的脱口秀节目,《必然》的大卖,也就理所当然成为必然。

图片 1

这本书为啥能这么知名?主要还是因为作者凯文凯利,他对社会趋势写了三本书,统称凯文凯利三部曲,《必然》是最后一本。上两本是《失控》和《科技想要什么》。《失控》成书于1994年,如果现在读这本书,会对作者感到五体投地,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网络社区、网络经济、协作双赢、电子货币……我们今天所知的,绝大多数是我们二十年前就已知的,并且都在这本书中提及了。就是这么牛。所以《必然》一出现,就吸引了众多人的眼光。

我们都听说过一句话: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那么未来还有什么东西能称为必然?作者也说到,说到“必然”这个词,必定会有一部分反对,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必然的,人类的主观意愿可以也应当能对任何机械的趋势加以扭转和控制”,所以“必然”不可能,是可以被主观改变的。所以需要解释作者心目中必然的含义:科技本质上有所偏好,使得他朝往某特定方向。也就说科技发展的大趋势是个必然。作者就举了几个例子:

1.因特网的形态,由网络组成的遍布全球的网络,这是个必然,但因特网的具体实现不是必然,它可以是商业化的,而不是非盈利的,它可以使国家的,而不是国际的,也可以是私密的而不是公开的。

2.长距离语音电话是必然,但iphone不是。

3.四轮车是必然,但SUV不是。

知道了必然的含义,作者就在书中提到了未来的十二种趋势,让人脑洞大开。“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物种进化论,人不过是个猴子变的,你的特征都是由基因决定的。”从古至今,每一次新的观念都让人重新审视这个世界。这次凯文凯利又表达了一种看法,我们人类就是个螺丝钉,就是一分子。科技本身就是一个物种,跟微生物,植物,动物一样,而我们人类,就是个帮它长大的仆役,仅此而已。这十二个趋势是:

形成:未来的科技生命将是一系列无尽的升级,并且在加速,机器也在更新自己,随着时间慢慢改变自己的功能。

知化:人工智能将嵌入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带来真正的颠覆。让机器人代替我们从事现在的工作,让我们在它们的帮助下构想有意义的新工作。

流动:数字经济时代,自由复制将变得无处不在,只要无法复制的事情才变得真正有价值。

屏读:屏幕将无处不在,世界上所有的书籍将会用互联网连接起来,阅读也变得越来越社交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