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尔街日报 由网易科技翻译

《华尔街日报》网络版撰文称,包括滴滴投资人朱啸虎在内的很多投资者和观察人士怀疑,这两家公司终将合并。以下内容来自《华尔街日报》,新浪科技翻译。

就在Uber宣布完成了一个12亿美元融资回合的同时,《华尔街日报》发布评论文章,称打车软件Uber的快速发展掩盖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业务门槛较低,很容易陷入到与复制者的竞争之中。这家公司现在的增长可能就如同当初的团购网站Groupon,只是昙花一现。

中国市场虽大,但是否足以容纳两家大型专车公司?

评论指出,虽然该公司有优秀的执行能力,有着远大的抱负,而投资者又刚刚给予该公司高达182亿美元的估值。但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即Uber服务的“门槛”很低。这意味着竞争者会大量涌现,毫无难度地抢夺该公司的业务,限制其成长规模。

Uber与滴滴之间的大战已经达到白热化阶段,所以这些公司的投资者认为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事实上,有人认为这对老冤家最终可能会合并。

图片 1

图片 2

这种看法源于对Uber司机的调查。从健谈的司机那里可以发现,他们使用类似服务的动机完全是商业的,由价格决定,对Uber来说并无忠诚度可言。

由于这两家公司都在大举筹集资金,与对方展开殊死对抗,所以这番论调似乎有些古怪。Uber已经融资近130亿美元,包括本月早些时候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的35亿美元资金——其中部分资金将投入到Uber中国。这家中国子公司本身也已融资约12亿美元,本土投资者包括百度和广汽集团。

最精通此类服务的司机往往配有两部甚至三部手机,每一部设备上都安装着不同的打车软件。有一位司机,他本身就是旧金山一家私人出租汽车公司的员工,他有一部手机安装了Uber,另一部手机安装了Uber主要竞争对手Lyft的软件,第三部手机则安装了Uber的复制者Flywheel的产品,第四部则用来接收自己出租车公司的调度。

与此同时,滴滴则刚刚完成了45亿美元融资,其中包括来自中国人寿的6亿美元和来自苹果的10亿美元。滴滴还在向招商银行贷款25亿美元。

再算上可以接受信用卡的POS机,他随时随地都要盯着5块屏幕。

如此宏大的资本运作令一些投资人和观察家颇感担忧,他们认为,Uber和滴滴的竞争完全是在烧钱,这两家公司通常会通过补贴方式来吸引乘客和司机。

代表未来发展趋势的是这种司机,而不是那些只倾心于Uber的驾驶者。

“第一次海湾战争花费大约600亿美元。”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说,他参与了滴滴的3轮融资。这个数字并没有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滴滴和Uber大约融资了200亿美元,这简直就像一场战争。但他们不能这样打下去,应该在达到300亿美元之前停火。”他和滴滴、Uber中国、Uber全球投资者都认为,如果能够对估值和股权框架达成一致,这两家公司完全有可能合并。

按照Uber首席执行官崔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想法,公司将变革交通行业,让“购车自用成为历史”。

但这种合并却需要面临不小的障碍。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向来好斗。他曾经将中国称作Uber的全球重点市场,并表示该公司将在2015年花费10亿美元在中国扩大市场份额。结果显示:Uber
10个订单最大的城市中,有6个来自中国。

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但这里有个问题。Uber进入的市场是个无阻碍的市场(对司机和乘客来说都是如此),它提供的服务就是件商品。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增长的基础是建立在那些“容易够到的桃子”上面——扩张到新的城市,特别是那些出租车覆盖率不高的地方,另外,出租车司机暂时还没有什么不满。

滴滴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肯定没有合并计划。Uber中国也拒绝对是否会与滴滴合并发表评论。

到目前为止,人们还不知道Uber真正的财务信息,收入每六个月翻一番可能只是CEO卡拉尼克在自说自话。而当那些特别钟情于Lyft的司机被问及为何喜欢这家公司时,他们只是说感觉起来这家公司的待遇还算好。

滴滴和Uber中国均表示,他们各自都将接近盈利。滴滴称,该公司已经在400个城市中的200多个实现盈利,并有望“很快”实现全面盈利。Uber中国则表示,该公司在中国每一个订单的成本已经比一年前减少了80%,并且已经步上盈利的正轨。

从这两方面看,Uber的增长和Groupon等团购网站没什么两样,现在人人都知道后者的下场如何。

然而,现在很难看到这场战争结束的迹象。一方面,Uber中国希望向新的城市扩张,并挑战滴滴的主导地位;另一方面,滴滴则希望保持市场份额。因此,这两家公司可能还会继续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