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啊

     
小时候生活在山沟沟里,一个距离乌鲁木齐100多公里,却需要坐半天车才能到的地方,有山有水有蓝天。

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啊

     
我家住在19号楼,楼下有配套的小房,忘了几岁的时候被车撞开了,然后又用砖头砌起来了,从此小房的锁难开的要死,里面的老鼠和小猫一样大,当然我从没有打算进去。筒子楼,共6楼。每到周五晚上都有很多人在6楼玩摸瞎子,我还从楼梯上摔下去过。康冰住6楼,每天下楼唱这歌,敲一下我家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楼道里用毛笔写了一段
“康冰是麻雀”,一直保留到我初三毕业离开19号楼,康冰,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爬山,趟河,偷菜,打7王523,打乒乓球,从小学到初中,突然你就不见了,13年了,除了知道你妈去世的消息,再也没有办法联系到你,你的那个特别厚的乒乓球拍还在我家放呢,记得你家晒挂面,你妈做丸子,你家一蒸就是一锅的米饭,站在你家阳台往下看的眩晕,每天为了8点能去活动中心抢乒乓球案,我和你7点半就准时出发,我已经记不清了。

是谁在耳边说 爱我永不变

       
楼下有两排小房,大孩都可以从中间跳过去,我一直到初中才敢跳,楼下有个小斜坡,输了我多少玻璃蛋,我在楼顶藏了说话和唱歌的录音,我应该没有胆量取它下来。还有什么,有点想不起来了

只为这一句 啊哈断肠也无怨

雨心碎 风流泪

梦缠绵 情悠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