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每集播出之后,一集集的写出来一定会有很多谬误,但也可能会有点意思。

20160510补充
好吧……说明一下,本贴的预测是根据今年三月间ins上爆出的第六季每一集的名称预测的,是早了些,写的时候还不是很清楚,最新的消息跟原本的不太一样啊:
S06E04:Book of the Stranger
S06E05:The Door
S06E06–E10 暂无
本来就是开脑洞嘛,图一乐,So,Why so Serious……
既然补充了,就多说两句:
03
Oathbreaker琼恩雪诺还真走了,不过极乐塔之战和瑞肯·史塔克好让人失望!原著《魔龙狂舞》中洋葱有一个POV是白港的曼德勒大人跟洋葱谈支持史坦尼斯的条件,就是让洋葱到斯卡格斯岛找回逃跑的瑞肯……算了,编剧怎么改就不聊了,还是等老马快点写吧。
S06E04:Book of the
Stranger继续预测一下。本集预告片已经放出来了,有三傻布蕾妮到黑城堡、艾林谷的小指头、回到铁群岛的席恩、君临的小玫瑰与荆棘女王、弥林的提利昂和多斯拉克的龙女大熊达里奥、后面还有些快速剪辑的镜头实在没看清。但是题目是Book
of the
Stranger,有些搞不懂了,实在想不出原著里有这么个Book或是Stranger,但分析一下啊,七神中的“陌客”是叫Stranger,二丫在布拉佛斯的黑白之院就信奉的是陌客,或许此处跟二丫有关。现在第六季出了三集,每集的剧名(就说1和3吧)跟情节只有最亮点的一点挂钩,还真不好猜!


下面是原帖:

(前言)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终于赶到老马前头去了,作为原著党也再无法继续预知剧情走向了,当然就前两集来看,编剧2D两位同志还是挺让人满意(毕竟也没有老马原著作比较了啊)。在漫长的等更新时间里热情难减,实在不想再复习前头的了,索性根据放出的第六季分集名称大胆预测一下本季内容!(个人观点,纯属胡说八道啊!)
   已经播出的两集如下,先找找规律:(有剧透,渗入)

权游第七季被全面剧透,剧透二字并不恰当,应该是“全面泄密”。泄密之人一定是内部人士,否则不可能那么细致、全面、准确。《成都,今夜请把我遗忘》里有句话叫:“人可以下流,但不能下作”,此人此举可以说是充满了下作、卑鄙和恶意;一直有人质疑马丁创造的权游世界过于黄暴,人性过于暗黑,这个人倒是在佐证现实社会也不过是另一个权游世界。本来剧迷根据已有情节的蛛丝马迹,推测下剧情发展,这种乐趣好比红楼梦的索引派,求一个乐呵;可这次全面准确的泄密绝对是一次报复之举,充分秀出了人性、道德、素质的下限。笔者本人没有看这篇泄密,更无法想象看过的小伙伴们还能如何观剧?在此只能保证本文只包含对各集剧情的分析评论,绝无恶意的后续剧情的剧透泄密;建议您看完相关剧集后再读相关评论,最后满怀诚意的祝愿泄密之人不得好死。

01 The Red Woman


   毫无疑问这一集的名称是应对最后一幕红袍女摘下项链露出本来面目的惊人景象!新一季的开播,前一季大量的线索还是要收一收的,讲了好多东西,但好像都没有搔到G点,不过也还算满意。姑且就说这一集的命名主要是“挑亮点”。

(第一集)Dragonstone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除了红袍女,这一集个人印象比较深深的就是多恩线了,马泰尔一家男丁全屠,不过剧集讲到这个份了,旁线支线断一断也就不说啥了,等老马的书出来再仔细看道朗亲王的老谋深算最终结局如何吧!

第七季第一集的名字叫
Dragonstone,龙石岛。整个剧情也像剧名一样,不温不火,因为编剧导演有足够自信,在一年的分别之后,单是雪诺、龙妈一干人的出镜,就足以让观众热血沸腾。

 02 Home

片头是二丫血洗滦河城,值得注意的是,权利原来的三大主角雪诺、龙妈加小恶魔,随着小恶魔追随龙妈后戏份急剧减少,二丫从出镜时间上看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一大新主角;可是姐们,你这出镜时间是越来越长,脸怎么也越长越宽啊。

   觉得这一集名字起的好。

剧情基本是从北到南,把几大势力梳理一遍。熊岛小妹又一次在北地成功抢戏;铁群岛坏叔叔显然要成为此季的一大角色;另外龙妈登陆的时候,外景很抢戏,鬼斧神工的复理地形,还有巴斯克地区的雄浑的离岛圣胡安加兹卢卡特西,西班牙旅游估计要再火一把。

   开头布兰幻象回到Home(终于看到莱安娜了)过去的临冬城;引出现在临冬城的一家(卢斯波顿Home)(这里再多一句嘴,一个经典预测“卢斯波顿是异鬼”猜不下去了);追席恩引出铁群岛一家(格里乔伊Home);红堡的兰尼斯特Home……

此外,布兰入关,还有山姆和猎狗也占了不少的戏份,他们都要为此后推动剧情起很大作用,这个留待第二集展开分析。

   姑且就说这一集的命名是“线索”吧。
 


以下开始开脑洞:

(第二集)Stormborn 风暴降生了什么?

03 Oathbreaker

第七季第二集的名字叫
Stormborn,风暴降生,或者说风暴袭来。究竟何处袭来了风暴,抑或风暴降生了什么?众所周知,龙妈众多的名号里有风暴降生者一条,可是看完第二集,你会发现风暴降生的意思不仅仅如此。

  两个猜测方向:“琼恩雪诺”与“詹姆兰尼斯特”!

龙妈在第六季就展现了一些“暴虐”的苗头,本集又出现了对瓦里斯忠诚的质问,君臣二人的问答非常经典,也彰显了瓦里斯的政治智慧;另外龙妈宣布对雪诺传书时的态度也很傲慢,全然没有前几季谦虚谨慎的作风,当然最后小恶魔在修书时对语气做了修正。可以看出,编剧是想借龙妈的内心渐起的黑暗面让这个人物再上一个层次,而不是前几季一直的“圣君”模样;描写光明主角的暗黑矛盾,这也是美剧的光荣传统。正所谓“灭山中贼易,灭心中贼难”,龙妈在越来越接近胜利的时候,最大的敌人可能就是她自己。

  首先,E02结尾琼恩复活了啊!!!人家回来可不是打酱油的啊!人家可是最著名的猜测雷加与莱安娜的私生子啊!史坦尼斯完蛋后红袍女新的Warrior
of
Light啊!猜测丹尼莉丝的三头龙有一头得归他骑啊!……所以,这样一个主角光环加身的人物,你也别让人家一直困在冰雪长城啊!虽然琼恩已经发下誓言,但是请听好:“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人家已经死过一回了,不再长城守望,是否也说得过去!是否这一集的Oathbreaker就是琼恩雪诺,从此离开长城,投身到广阔的维斯特洛的权利的游戏当中呢!!

本集的一大亮点是龙石岛的作战会议。除了龙妈、小恶魔、瓦里斯一干人等,多恩辣妈和玫瑰老太悉数出场,可谓群星璀璨。整个作战计划无疑出自小恶魔之手,表面看来无懈可击,实则犯了兵家大忌,权游在整体架构上气势恢宏,境界高远,但是几次具体大战的战略思维,就不太敢恭维。小恶魔显然没有看过毛泽东选集,既然兵力占优,就应该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龙妈不愿意做“灰烬女王”完全可以理解,那最好的选择就是全员北上君临,围城打援,此时分兵是兵家大忌。另外让铁手姐弟舰队海运多恩士兵,此时强大的原铁手岛舰队在哪里?难道不做一点侦查?

  或许这一Oathbreaker说的是詹姆兰尼斯特,这本身就是他的外号嘛,御林铁卫弑主,背弃誓言,而且因此内心始终矛盾,送给布蕾妮的瓦雷利亚钢剑还特意取名Oathkeeper,原著第五部中詹姆也重拾兰尼斯特军权,还平复了王领与河间地的一些小骚乱,恺冯死后詹姆也算是拉尼斯特家族最后一人了,或许本集小雄起一把也未可知。

当然此时作祟的主要还是“编剧光环”,龙妈阵营兵强马壮,色后这边势力相当凋零,有经验的观众应该马上感觉,龙妈这边肯定要出事,要遇到挫折,否则下面剧情如何推进?又怎么会有势均力敌的决战?

04 My Lord

海战伏击的场面很大,三个色小妹两个领了便当,也应了她们前面的玩笑话,“你们俩个得死”,一语成谶。多恩士兵的人数和战力都有点逊色,但是考虑到是被突袭,还是海战,当然最主要的如上文所说,龙妈阵营的挫折是必然出现的,正如暴风雨必来一样。编剧很醉心于“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的艺术感觉,比如前面的“私生子大战私生子”,这集海战也可以说是“铁种大战铁种”。

  这一集光看名称实在不好猜!维斯特洛的My Lord实在太多了!

无欲则刚的灰虫子动了凡心,还上演了一段床戏,一股要领盒饭的前兆,有经验的观众不免要为他的前途担忧,西进严凯也是一招臭棋。

  不过没准这一集讲的就是维斯特洛的势力再划分!第五季的核心势力现在又重新洗牌了,史坦尼斯完蛋了、兰尼斯特眼看就快不行了、马泰尔家族不可避免的要选择阵营、波顿的北境统治岌岌可危、小指头在艾林谷的势力究竟如何(是否够资格参与更高级的权力游戏)、提利尔家族持续低谷是否要雄起一回(还有山姆他爹我们一直等着出场啊)、原著中的格里芬与伪龙伊耿与黄金团是否还在剧中出现、铁群岛的格里乔伊是否又要趁乱打劫……Oh
Lord……

席恩面对姐姐被俘,没有舍身相救而最后逃走,固然有软弱的念想作祟,但是席恩的血性早已在跳下临冬城的时候觉醒,这点无须怀疑。凭借一人之力当时已经无力回天,脱身而去,起码还有个人回去报信。用《留侯论》的话说,“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有过人之节”能忍“人情有所不能忍者”的小席恩将来恐怕仍是铁种之王。

05 The Last Heir

最后要说一说权游的几步“闲棋冷子”,北地、君临、龙石三大阵营是整个棋局的大势,在三大阵营中各吸了很多重要角色,值得注意的是游离在三股大势之外的单独角色,表面看来,他们如同棋盘上的“闲棋冷子”,但其实是要起大作用的。

  好几个猜测啊:丹尼莉丝、伪龙伊耿、琼恩雪诺、提利昂兰尼斯特、或是托曼拜拉席恩

这些“闲棋冷子”包括:二丫(刺客);布兰(法师);山姆(学士);乔拉(骑士);猎狗(光之王),下面就这些人的作用姑且谈谈个人意见。

  个人认为最有可能的是托曼拜拉席恩之死!几个原因:首先,再说维斯特洛的正统是塔格利安,现在铁王座的主人还是名义上的拜拉席恩家族,而拜拉席恩家族的Last
Heir就是托曼;其次,本季的E01瑟曦又谈到她的预言,她的子女都会死在她前面,而她自己将死在Valonqar(瓦雷利亚语兄弟)之手,而本季的最后一集极有可能是瑟曦之死(下文详述),所以托曼是定要死在她前面的,不过托曼究竟是死在乱民暴动、提利尔家族复仇、大麻雀的阴谋或是二丫学成顶级高手回来刺杀(开脑洞啊)……就具体不知道了!

二丫这个角色很有意思,在最近几季,描写二丫如何成长为一名刺客花费了很多时间。从出场时间来看,二丫已经取代了小恶魔成为了三大主角之一。既然花费这么多时间,就一定要起大作用。首先,二丫已经割喉了老贼,血洗滦河城,报了血色婚礼之仇,但是仍然不够,二丫后面可能仍有多重重任。本集一个有趣的剧情是她听说雪诺重掌北地后转而向北,向临冬进发,而她原本要去君临刺杀色后,为什么会有这个转变?因为如果真让二丫去君临,刺杀色后成功则君临势力就将瓦解,刺杀不成则要被杀或被囚禁,二丫这个”棋子“也就下死了。另外,说明二丫的”刺客“本质会在临冬城将来的剧情中有大作用。其目标很可能就是小指头,小指头率领河谷骑士扭转了私生子之战,但是没有捞到任何政治利益,以他的权谋,在雪诺南下结盟之际,也许会趁异鬼躁动之时,对萨珊下手,如果剧情如是发展,则二丫可能是能扭转这一局面的重要人物。

  当然还有可能是说塔格利安家族的伊耿(雷加之子),原著中提到他与格里芬和黄金团的新势力,凛冬的寒风流出篇章还提到他占领了风息堡,这也是塔格利安家的The
Last
Heir(之一)。但是原著党的推测这个塔格利安很有可能是假的(不知道的自己上维基),而且剧集当中的很多支线都被2D无情的砍掉了,所以这个Last
Heir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布兰的法师属性肯定是为与异鬼战斗而用的,至于他会在长城就参与战斗,还是会在回撤临冬再参与还不好说。

  觉得龙女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当然这是塔格利安家族正统的Last
Heir,不过剧集都到这了没有必要再强调一下吧,而且一说起龙女称呼就多了去了,不用强调Last
Heir了。

山姆的戏份也非常之多,学城的生活有些令人忍俊。山姆支线情节引出了龙晶主要藏于龙岩岛这一信息,这也坚定了雪诺南下之心;另外山姆支线和乔拉支线在本集开始重合,现在不好预料山姆是否还需要在学城的图书馆再习得什么新知识或者技能,如果不需要,则很可能因为违规医治乔拉的灰鳞病而被赶出学城,和乔拉一起回归大陆。值得注意的是,山姆的父兄也在本集隆重登场,夹在狮族的要挟,和对玫瑰的忠诚间做两难选择。按照编剧一贯的尿性审美,可以预见,山姆必然会用”知识“这一特长让父兄震惊,重掌家族。类似的还有被流放的骑士乔拉,他在前几季一直是龙妈救星的角色,他也必然会在一个微妙的时机再次以这个身份回归。

  还有一热一冷两个猜测,塔格利安家族还有其他传人,没准这集脑洞大开爆冷出来也不一定,就是琼恩雪诺和提利昂兰尼斯特,具体猜测就不详述,不知道的自己上维基。

恶贯满盈的猎狗被无旗兄弟会洗白,他在本季第一集中质问贝里,”你无过人之处,为何光之王复活你多次?”,贝里回答说他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然后猎狗在火焰中看到了异鬼大军。所以说猎狗也是被“光之王”选中的重要一人,他和无旗兄弟会,会在人鬼大战中有他们的独特使命。

06 Winds of Winter

与“闲棋冷子”相对的是“藏子”,这类人重要程度不及上面的那几位“闲棋”,他们戏份极少,有时候埋伏好几季,出现往往就是为了某一具体情节推动,比如奔流城之战的黑鱼,私生子之战的狼族小弟瑞肯,这集出现的二丫小伙伴热派也是这样的角色,同样的还有劳勃国王私生子小铁匠。

  异鬼来袭!!!!!!

二丫遇到狼群的情节很有意味,也带有隐喻含义。首先,要明白遇到的确是她的冰原狼娜梅莉亚无疑,但是自己的狼为什么没跟二丫走?因为经过了长年的分离,二丫已经不是当年的假小子二丫,而成了刺客二丫;娜梅莉亚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狼,而成了狼王娜梅莉亚。重新的熟悉和适应是必须的。二丫先是说出了令人泪目的“跟我回家”,最后欣慰的说”It’s
not
you”,不是说狼不是娜梅莉亚,而是说娜梅莉亚已经不再是依偎在她身边的小小的宠物狼,而成了统领狼群的狼王;这俩句话都是说给自己,说给娜梅莉亚,也是说给观众的。狼族从第一季的风流云散之后,现在要回家的何止是二丫和娜梅莉亚?布兰,萨珊,雪诺都在回家;而今天回去的临冬城还是梦中的那个家吗?今天的我还是昨天的那个我吗?细想这些是很让人唏嘘的。

  异鬼来袭!!!!!!

另外狼群的出现也提示着观众们“独狼死群狼生”的预言,怎么理解“独”和“群”?可以说就是分合的状态,今天二丫和娜梅莉亚的暂时分离也许就是为了将来更好的聚合。对这段预言的理解是非常灵活的,唯一确定的是将来狼族里面有个重要人物(也许是狼?)要为群体的利益而牺牲,此人是谁?应该说狼族的各位都有可能,但是综合看起来,萨珊最危险。此外还有一种极端的可能,官方预告片在“独狼死群狼生”前面还有两句“雪花飘落,北风呼啸”,暗示“独狼”应该死于与异鬼之战,不要忘了绝境长城外还有一匹独狼,我们的班杨叔叔。

  异鬼来袭!!!!!!


  这一集直接用了老马第六部的书名!而权力的游戏开篇S01E01就是Winter is
Coming,讲了这么久,高潮终于来临了!而且直指冰与火的主题!就别说预告片放出的夜王片段了!当然考虑到维斯特洛地理(季节与昼夜)、历史(黎明纪元与先民时代)、老奶妈的故事等,这是最有可能的推测。

(第三集)The Queen’s Justice 老玫瑰走了,我的心情很沉重

07 Crow’s Eye

本集信息量巨大,充满了有趣的细节和隐喻,分几个点具体展开:

  一定是布兰啦!有这个能力,又学的是三眼乌鸦的法术!

1). 冰火之歌。

  异鬼已经来了,冰火的对决一定是放在下一季了,龙妈肯定也不会这么快回来!唯一的希望一定是集合了先民与绿先知智慧的布兰了!Crow’s
Eye就算不是看见了干掉异鬼的终极办法,至少也能爆些粉丝等待已久的重磅内容出来,比如透过历史看到琼恩雪诺的真实身份……

万众瞩目的“龙狼会”终于上演,雪诺与龙妈的见面,用红女巫的话说,是“冰”与”火“的相逢,众所周知,权利的游戏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冰与火之歌“,可这冰火之歌一开始唱得并不和谐,究竟怎么回事?

08 Warrior of Light

这次会面大约占据了本集三分之一的时间,其中很多细节都意味深长:

  大boss已经出现了,跟boss对决的大英雄也得准备好了吧!

雪诺登陆,与小恶魔重逢,场面还算融洽,你戏谑我一句”私生子“,我笑话你一句“小侏儒”,颇有点井冈山会师的意思,毛委员和朱军长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充满了惺惺相惜。随后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洋葱骑士询问了弥桑黛故乡是哪,这个情节表面无关紧要,但是须知”神剧无废话”。因为经验老道的洋葱骑士在武器被缴、船只被扣的情形下嗅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他对小恶魔是有些了解的,对弥桑黛恐怕最多是有点风闻,他貌似闲谈,实际是在利用各种机会了解龙妈阵营的一切细节。请留意洋葱骑士与弥桑黛谈话后故意放慢脚步,等着后面的雪诺上来对他说,“这地方不一样了。”(this
place has changed)
这又是一句典型的“废话”,早先洋葱骑士辅佐史坦尼斯离开龙石岛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又是龙妈控制此地,这里肯定是和他离开时大不一样了;所以其实他这话是在提醒雪诺:“这事和我们原先想的不一样了。”(this
things has changed)

  梅丽珊卓最早推测史坦尼斯是她的光之王选定的战士,但是很不幸史坦尼斯挂了!现在主流的两种预测是丹尼莉丝和琼恩雪诺。

雪诺和洋葱骑士走过长长的城墙甬道时,被来了个“下龙威”——被飞过的龙惊吓倒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会面是“龙”对“狼”的高高在上的威压之势。小恶魔拉起倒地的雪诺时说,“我想说你会习惯它们(龙)的,但是事实上你也可能很难做到。”(I‘d
say you get used to them, but you never really
do),暗示雪诺和龙妈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

  个人认为丹尼莉丝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预言是这么说的:“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龙石岛,史坦尼斯也是这一原因)重生,并唤醒石头中的魔龙。”

瓦里斯和红女巫在悬崖上远远看着雪诺等人到来,进行了一场精彩至极的对话,可以看做是“二军师”对质。瓦里斯看出红女巫在导演了“冰雪之会”后却并不现身是有其政治图谋的,红女巫自然矢口否认,并说她马上要离开大陆,瓦里斯步步紧逼,威胁她最好永远别再回维斯特洛,红女巫说她还会最后一次回来,并将死在这里,和瓦里斯一样。这是一句谶语,暗示了瓦里斯和红女巫的结局。——其实瓦里斯和红女巫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高度的政治智慧,在乱世中不断的选择着”明君圣主”,力图在真正的王者周围扮演重要角色,也是一种掌握权利的方式。用瓦里斯的话说,“给凡人尝到一次权力的味道,就像让狮子吃到人肉,没有比这更好的美味了”(give
us comon folk one taste of power, we are like lions who tasted man,
nothing is ever so sweet again)

  总之,这一Warrior of
Light很牛逼,“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说句跑题的话,这集很多镜头里的外景地美得不像话,美到太抢戏:雪诺登陆时背景的惊涛拍岸、峭壁悬崖;然后一干人在海滩上前进时有个低机位纵深镜头也极富场面感;俯瞰雪诺等人在城墙甬道前进时的镜头,把阳光下的洁白的海浪、蜿蜒的城墙,和层层的复理礁石都拍得很美;瓦里斯、红女巫对质时站的悬崖(也是雪诺后面和小恶魔谈心处)也是山海相接,云垂海立。——同学们,攒钱吧,去西班牙!!

  综合来看,还是丹尼莉丝更靠谱一点,剧情讲到这,弥林的烂摊子跟多斯拉克的马王们估计都料理的差不多了,也该牛逼哄哄的返回维斯特洛了,作为Warrior
of Light,为下一季的终极决战做好铺垫!

然后就是雪诺龙妈的相见大戏,一开始就充满了冷冰冰的尴尬:龙妈端坐王位,弥桑黛高声宣读龙妈一长串的响当当的名号:什么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这王,那王……把雪诺和洋葱骑士听得面面相觑,不得已洋葱骑士才来了句“这是囧雪诺。”想半天又补一句,“他是北境之王”。然后龙妈称雪诺为“大人”(Lord)而不是“北境之王”(King)让场面彻底失控。让后面的我叫你称臣,遵守家族誓言巴拉巴拉一大堆;你请我出兵,异鬼夜王如何危险巴拉巴拉一大堆。完全变成鸡同鸭讲。

  当然还有一说Warrior of Light是琼恩雪诺,大家可自行维基。

这冰雪之歌的二人转为什么唱跑调了呢?第一,预期的巨大偏差,龙妈觉得是君臣会,雪诺觉得是双王会。第二,相互缺乏了解,没有了解就没有信任,二人都是经过很多大风浪的人,这点观众知道,可是对方相互间都不知道。第三,风格冲突,用句老话叫“我和你气不合”,龙妈这一套高高在上的造神运动在海外发展根据地,发动群众时候是好使的,可是对私生子出身,守夜人出身,注重实际,粗糙坚硬的北方硬汉雪诺就不大灵光;同样的,雪诺这种硬汉做派的干巴巴提要求,尤其涉及龙妈阵营见所未见的异鬼,龙妈一下接受也有难度。第四,最根本原因是利益冲突。龙妈只盯着“向我称臣”,雪诺只盯着“帮我出兵”,双方对对方最在意的利益根本无感,这最强人气偶像二重唱就彻底唱砸了。

09 The Long Night

小恶魔是双方阵营中唯一一个既充分了解龙妈,又对雪诺有相当了解,并对双方人品都放心的人。他本来的如意算盘是,尽可能的先请雪诺来,他知道雪诺没有在七大王国称王之心,以为只要许以北境之王的承诺,双方合兵对付狮子,为狼族报仇,雪诺会欣然应允,对向龙妈称王也不会抵触。但问题是小恶魔对雪诺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去长城戍边的时候,他不知道雪诺在迭遭大变后已成长为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不知道长城外的情势已经危如累卵。

  好沉重的标题!

但小恶魔毕竟是极其聪明的人,他马上根据新情况来调停双方的关系,一时的全面合作还很困难,但至少龙晶开始开采了——而且,龙妈雪诺第二次的会面轻松融洽了许多,龙妈没有再高高在上,也没有叫来卫士,二人至少有了一次面对面的、心平气和的谈话。

  从维斯特洛地理(季节与昼夜)、历史(黎明纪元与先民时代)、老奶妈的故事等基本上可以对维斯特洛的冬天与黑夜推测个大概,异常寒冷、黑暗、异鬼大举出现肆无忌惮……而且不止天灾(冬天到来异鬼入侵姑且算作天灾),人祸也到极点,连年的战争也使维斯特洛大陆前所未有的惨,这一集一定黑暗无比,很可能北境长城也撑不住倒掉也不一定!!!

2). 当孙子与装孙子

10 Valonqar

小席恩被残存的战船救起,铁种们对他临阵逃脱极其不齿,这哥们又陷入了悲惨孤立的境地。关于小席恩当时选择逃跑在上集谈过,这里还想啰嗦两句:他畏惧害怕的情绪肯定是有的,于是就当了孙子;其实当孙子没什么,人生漫漫,哪个敢拍胸脯说一辈子都没怂过,没当过孙子?关键看你后面能不能赢回来。这就像是被人欺负,逼着你钻裤裆,你不钻打不过,你钻了就当孙子,可是关键在后面,很多庸人是钻了裤裆后真当了一辈子孙子,再也没爬起来做人,那你就别怪人家笑话你;还有一哥们钻了裤裆后反而成了大事,统百万兵做王侯,这哥们叫韩信,人们就明白了他是一时走窄了装孙子,实际要整大事,也就没人敢再笑话他当年装孙子的事。因此不到最后,你就不好说这孙子是当的,还是装的。当然,在你钻裤裆受辱的时候,别指望能听到善意的同情,和理解的安慰,哪怕是一声也没有,你得打落牙和血吞,一个人扛起来,因为扛不起来你这孙子就一辈子当定了。

  前面说E05 The Last
Heir的时候就提到关于瑟曦的预言,预言她将死在Valonqar(瓦雷利亚语兄弟)之手,毫无疑问这一集的重头戏就是瑟曦之死!

关于当孙子与装孙子的另一个经典案例就是萨珊,之前由于她身处逆境时装孙子过于逼真而得了“三傻”的名号,当她华丽转身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人们才认清她是狼族的萨珊而不是傻白甜的“三傻”。雪诺南下,在剧迷中关于萨珊欲夺权的阴谋论也就不胫而起,本集她想让权于布兰也就被看做是假惺惺的试探,不过她至少知道了小弟确实已成了“开天眼”的神棍。至于萨珊是否有称王之心只能再看下去,如果仅从她的心理情感来分析,萨珊更需要的是家族亲情的温暖,而不是寂寞称王的快感。

  不过这一Valonqar到底是谁呢?

3). 女王的正义?人民的名义?

  目前瑟曦的兄弟有三个:詹姆兰尼斯特、提利昂兰尼斯特、蓝赛尔兰尼斯特。

本集剧名是The Queen’s
Justice,是女王的正义,还是女王的审判?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女王众多,色后、龙妈,当然还有我们随风凋零的荆棘女王老玫瑰。

  蓝赛尔兰尼斯特应该可能性不大,尽管他也跟他老姐通奸、间接害死了劳勃拜拉席恩、他姐裸体游街也是他押送的,但是这货其实算是出家人,投靠了大麻雀的“战士之子”武力团体,而且“出家”时候应该“前尘往事都看开了”,没有太多直接矛盾,而且就目前来看,“战士之子”还弱了点,估计复活魔山都干不过,杀死瑟曦也没太大实力!

本集色后确实做出了她认为的正义审判,给了多恩辣妈的女儿死亡一吻,以同样的方式为自己的女儿复仇。龙妈在接见雪诺时也来了一大段激情演说,表明支撑她一路前行的信念不是龙族称王的传说,而是对自己的信心,坚信自己会成为女王的信念;老玫瑰临终前也告知詹姆,暗杀乔佛里也是她认为的理所当然的正义。

  提利昂兰尼斯特一直是瑟曦心里默认的Valonqar,出生时害死了母亲,后来逃跑又害死了父亲,而且一直跟自己各种过不去,一有机会就想弄死他可是又总弄不死!可是我个人认为应该不是提利昂。他虽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但是姐姐跟父亲不一样,中间还夹着一个哥哥!提利昂与父亲的关系十分复杂,与兄弟的关系一样复杂,他至少爱着兄弟,也因为这爱永远不会伤害兄弟的爱人。而杀死父亲又对提利昂影响十分巨大,个人认为他不会再亲手杀死另一个自己的亲人了!

谁是正义的一方,哪个才是正义的审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而且,都对自己的答案坚信不疑。

  个人认为最有可能的还是詹姆兰尼斯特!(黄金CP相爱相杀多刺激啊!开玩笑)其实也没想清楚应该在怎样的一种情境下出现!詹姆总在异常复杂的局面下迫不得已做出极端的选择(爱上老姐、当上御林铁卫、弑主、害布兰、救布蕾妮……)其实是一个越来越讨人喜欢的角色,但就角色来看,御林铁卫的誓言一定还是干不过对老姐的爱情啊!也许是绝望?也许当君临的红堡上空盘旋着丹尼莉丝的飞龙、耳畔又传来凯岩城被敌人攻陷的消息、金袍侍卫们一个个倒下的惨嚎不绝于耳……的时候,为了兰尼斯特最后的尊严?为了与老姐的爱情?杀死瑟曦再自杀?具体就不得而知了!

按照我们伟大革命导师的话说,推动历史前进的不是英雄人物,而是人民大众。也就是说正义在人民的一方,得民心者得天下。好吧,让我们来看看伟大的人民——恰巧这集里有关于”人民”的精彩演绎。

 以上即本人对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分集剧情的预测,仅个人观点,期待剧集验证!

攸伦押着俘虏们跨马游街的时候,获得了围观群众的鲜花和赞美,而俘虏们则被咒骂、唾弃和扔垃圾。不难想象,就在不久前,大麻雀权势熏天、控制君临的时候,色后被判赤身游街,向她咒骂、唾弃和扔垃圾的人们,和今天为色后的胜利而欢呼的,是同一群人,所谓的“人民”。

编剧也很想谈谈“人民”这个话题,因为在本集中有两次关于“人民”的讨论:皇宫内攸伦接受着人们的喝彩与掌声,对詹姆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棒了,对吧?——人民的爱戴……”(the
love of people)
詹姆威胁他说:“如果你敢背叛我们,他们会很高兴的看见你的头挂在旗杆上……”攸伦回答,“也许挂起来是你的头——说实话,他们只是喜欢看到有人被砍头而已……”。

另一次是老玫瑰与詹姆的临终谈话,她提醒詹姆”色后“是没有底线的禽兽,什么都干的出来。詹姆回答说;“对你来说肯定是,对其他人来说也是,但是当我们胜利了,反对我们的人都不在了,人民在她建立的和平盛世下生活的时候,你认为还有谁会在意她是怎么建造这个世界的吗?”(when
people are living peacefully in the world she built, do you really think
they will wring their hands over the way she built it?)

这段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的,”人民就是一群娘们,他们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强有力的领导者。”马丁老爷子也许不是希特勒的粉丝,但我想他一定爱看勒庞的《乌合之众》,而且相信人民的眼睛不总是雪亮的。

4). 重要的碎片们

葛雷乔伊家族的家训是“强夺胜于苦耕”,家纹是海怪章鱼,章鱼在西方文化中有着狡猾、贪婪、好色的寓意。攸伦坏叔叔用这两集风光的表现,把家训家纹的深意倒是表达得淋漓尽致。攸伦·葛雷乔伊在原著中左眼戴眼罩,有“鸦眼”的外号;他的船员都被拔去了舌头,因此他的船叫做“宁静号”。本剧里没有采用眼罩的造型,也许是和无旗兄弟会的贝里老大有一定的重复,另外也说明此人有相当的戏份,无须用特别的造型来让人们记住他。

老玫瑰随风飘逝,让人不胜痛惜,毕竟毒舌的荆棘女王还是本剧中一个非常有趣的存在。在龙石岛作战会议后,老玫瑰提醒龙妈注意小恶魔,说她见过很多聪明绝顶的人,但都没有她活的久;至少这次她是没有活过小恶魔,而断送她性命的正是小恶魔的作战计划,这个留待后面展开。

多恩辣妈用“死亡一吻”害死了色后之女,色后同样给了她女儿“死亡一吻”;老玫瑰用毒酒害死乔弗里,而她本人也死于毒酒。这并不是在表明天道昭彰、报应不爽,至少不仅仅是,这是马丁老爷和编剧们一以贯之的尿性审美决定的:一种貌似重复的、回环的写法,造成一种特殊的艺术效果。咱们的老祖宗在章回小说里面也常用,金圣叹在评点《水浒传》曾命名为“故犯不犯之笔”,说”前写潘金莲,后写潘巧云,一个淫妇接着一个淫妇;前写武松打虎,后写李逵杀虎,一场打虎接一场打虎。表面看是重复了,其实是重复中有着不同,显示作者其才如海“。于是权游里一场血色婚礼接一场血色婚礼,御龙之人统一七国,龙妈又御龙而来。割喉咙之人死于割喉,剥皮之人死于剥皮,下毒之人死于下毒。私生子大战私生子,铁种海战铁种。都是如此,诸位看官不可不明。

马丁老爷们另一个癖好是利用预言、暗喻、谶语等来暗示情节发展和人物结局。这也是咱们老祖宗惯用的伎俩:《红楼梦》开篇不久就用十二支判词暗示了金陵十二钗的人物结局;《水浒传》上来就是推倒石碣,放走108魔君;《西游记》中孙悟空修道日久,最后在斜月三星洞、灵台方寸山学成,暗示修道不在远,而在心。本集老玫瑰殷勤的询问詹姆的宝剑”寡妇之嚎”,当年瓦雷利亚精钢巨剑“寒冰”被熔后一分为二,一把就是这“寡妇之嚎”,另一把“誓言守卫”被詹姆赠与了布蕾尼,分久必合,二剑将来必然重聚,暗示詹姆和布蕾尼将来仍有一面之缘。“弑君者”拿着“寡妇之嚎”,再加上色后小时候那个关于她死亡的预言,正如老玫瑰临终前所诅咒的一样,这对惊世骇俗的绝命鸳鸯,最终结局不难想象。詹姆为了爱情不惜与全世界对抗,最后还得亲手终结爱情,细想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5). 2:0 or 3:0

继铁种海战偷袭胜利之后,狮子主力瞒天过海、突袭高庭。色后干净利落的又下一成,这场女王争霸战打成了2:0。

关于小恶魔作战计划中存在的问题在上集评论中已有说明,这里不再赘述。值得夸赞的是色后,除了为女儿复仇,和爱人滚床单外,军事上的策略一点也不含糊。在军事牌、政治牌、经济牌面上都完胜龙妈一方:

色后和铁金库的谈判是一场经典的“阶级斗争教育课”,她指明了我色后就是奴隶主、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代言人,而龙妈是带着穷棒子闹革命的,你铁金库就是银行家,你只能站在我这边,否则如果龙妈赢了,难道她不会革了你的命?这话凶狠、透彻、到位,铁金库别无选择。其实当年少狼主一战未败却身首异处,就是只算军事帐,没算政治帐、经济账的恶果。

小恶魔盯着严凯,看重的是拿下严凯城后的政治影响,以为失去老巢后的狮族会失去各方势力的支持;色后这边看得更高,她并没有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更在意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高庭有着富足的金钱,而且是龙妈在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最后一支同盟军。失去高庭之后,龙妈只能靠无垢者和多斯克骑兵两支外族力量,引领外族侵略大陆的高帽很容易就被戴上了。小恶魔的声东击西,最后还是输给了色后的南征北战。

大家看下地图就不难发现,严凯地处大陆最西部,而龙妈大本营龙石岛在大陆以东,灰虫子的无垢者军队是乘船绕了大半个陆地才过来的,估计攸伦的舰队不是忙着去打席恩姐弟+多恩阵营的舰队,早就在海路上偷袭他了,无垢者军队虽然侥幸到了严凯城外,但劳师袭远,补给、士气都是问题,再加上色后庙算在先,就把已经没有多少补给的严凯城让给你,再烧了你的舰队。这让灰虫子面临两难的境地:在严凯坚守,没有补给也没有战略意义;如果想回师,失去船只的无垢者只能选择横穿整个大陆,可以想象一支人生地不熟的外族军队,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怎么算无垢者都是凶多吉少,这女王之战眼看就要打成3:0。

会有3:0吗?从战略上看,失去海上控制权的龙妈阵营选择不多,灰虫子这路神仙难救。但是不要忘了美剧有时候就像中国股市,前面龙妈乘势而来的时候就像一只冲天牛股,眼看君临就要被一鼓而下,到处都是吆喝的“创业板一点也不贵!”,结果却是一路跌停;现在色后这只前面不被大家看好的“垃圾股”,却突然来了连续两次涨停,后面是接着涨停,还是给你来个高位调整?这个股市老股民和美剧老观众们都有自己的盘算,不过“否极泰来”这句老话还是有分量的。

另外,失去了全部盟军的龙妈,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雪诺的北方势力,本来雪诺在龙妈眼里只能算“锦上添花”,如今却俨然变成“雪中送炭”,龙狼联盟也就变得更加顺理成章了。


(第四集)The Spoils of War 前戏结束了,经费在燃烧

小指头继续在北境搞阴谋,给布兰来了个“孟德献刀”,想靠谎言忽悠布兰和萨珊争权,哪知布兰已经坐化为神棍,他大显神通,一句“chaos
is a
ladder”——当年小指头和瓦里斯密室密谋的暗语,让小指头彻底折服,只能灰溜溜的知难而退。

神棍护卫组的幸存小妹来给布兰道别,本想上演一出苦情戏,甚至也许幻想过能有弥桑黛和灰虫子那样肉搏戏,哪知神棍就是神棍,他不恋女色、坐地成佛,既然已经封神,就得装神弄鬼到底。

二丫回家,和布蕾尼来了个联合军演(歪楼下二丫在军演中使出了一招:鹞子翻身+回峰落雁剑,赚足了眼球;军演你就好好军演,你这不是抢戏是什么?)于是萨珊又彻底傻眼一回:一个小弟,成了上知五百年的神棍;一个小妹,成了万众丛中取人首级的刺客。——你们这是故意显得我什么也没学会是吗?小指头倒是心头暗喜,势力越多越好纵横捭阖,却全然不知自己也在二丫的黑名单上。

弥桑黛戏份增多,不是好事;洋葱骑士的冷幽默,就像洋葱炒牛肉,虽是熟悉的味道,却总让人期待。

龙妈雪诺二人世界,你侬我侬的看了一场抽象派画展,感情升温不少;雪诺还借着探讨艺术来了个”痛说革命家史”,龙妈表示“只要你给买钻戒一切都好谈”。昏暗的山洞中,空气里满是奸情默默的味道。

色后在君临也没闲着,继续勾结银行家们搞军费,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龙妈阵营这边,纵然无垢者和多斯克骑兵是无知无畏的无产阶级战士,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取一分一毫军饷,可总得吃饭吧,战事一旦拉长,补给何以为继?让人不免为龙妈捏把汗。

0:2的战况传来,龙妈震怒,小恶魔扛雷,他的忠心也受到质疑;雪诺进了智囊团,表示龙狼几乎已成盟友。龙妈内心的黑暗面继续生长,原因前面分析过,具体请参看第二集评论第二段。

狮族从高庭凯旋而归,雄壮的队伍在阳光下英姿飒爽;詹姆老哥却狼狈从缴获的财宝里往外取钱,黄金右手有些不听使唤;原来是我们的波隆骑士又坐地起价了,哈哈哈哈哈,可以想见这位老哥甚至都等不到回君临,一路就是叭叭叭“给钱”“给钱”“给钱”,詹姆不胜其烦,只能就范。拿了沉甸甸一满褡裢金币(看到钱袋往马上一搭的厚重感时很为那马担心)的波隆没有消停,说的话换成了“给地”“给地”“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