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觉得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把话摊开也没什么不好

当时觉得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把话摊开也没什么不好